男主偏执校园系列 男主偏执暗恋女主校园

发布时间:2019-11-07 11:21:12

1、男主偏执校园系列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简凝、顾长夜┃配角:展恒、关甜、爱情的味道系列人物┃其它:绿枢、爱不过徒有虚名

大婚当晚,他幽暗的眸子闪着嗜血的光芒:你要的一切,我都可以给你,除了爱情!

书呆子第292期:推荐一波男主偏执狂的文!我们的宗旨是甜甜甜撩撩撩!!!

这几本都好好看啊特别是第四本,超级喜欢这种对着别人暴力狂,对着女主一副小奶狗求抚摸的男主哈哈哈哈

特别声明: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2、男主偏执暗恋女主校园

『如果,我从来没看过她,我都会跟她一样用左手,那我会不会跟她一样「红杏出墙」?其实我有,就是上次。』

他依旧是平常的闪亮亮模样,只是身高高了不少,脸也从稚气的少年变为有点成熟的男子。

「我…我—」话还没说完,我的视线就变黑黑的,然后就碰的一声倒了下去。

陈仕鹏推开了家门。

其中一匹马上坐着一名身材娇小、长相可爱的小萝莉,她和另一名全身黑、面无表情又高大男子走在所有人的最前头,两个人形成非常强烈的对比。

三楼包厢里有七个,逃生路线不完善,全堵在逃生门后呛死。

「纯真?!」

「你的元气正在慢慢消逝,你最近是不是常作恶梦啊?」

魏冠恩色眯眯地弯起眼,「你要去找女朋友吗?」

剧痛到渐渐冰冷、麻痹。他突然好想念青郡,街市干净如洗的阶石,一排排熙熙攘攘的商号,各色玲珑的商品与叫卖声,还有家门前光滑的青石路、朱红门和老管家满脸皱巴巴的微笑。

「你凭什么陪她离开?她是我的妻子啊!我们拜过堂、成过亲。而你,对她而言什么都不是!」

她和徐槿一个见面的机会就这样硬生生被切断了。

从刚开始的惊恐害怕到现在的闲适,白雅可谓是爱上了俯瞰大地的感觉。从青葱葱的森林到绿油油的草原,到过白皑皑的雪山。越过大河大江,最远的一次去看过海。

明天之后,我必须坚强,我必须成为Dream的助力,推动他们继续前进,这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。

那是一头黑色巨狼,黑色绒毛在月光下闪着银辉,此时,牠将白狼压制在地上,白牙威吓咧露,明显的处于盛怒之中。

「对啊,你先睡一下,我去买晚餐。」她理所当然的说。

毕竟现在在赶拍的电影,是连离开几分钟,都足以让导演跳脚的那般艰难啊!

然后,那个巨大的身影倒下了。

我高兴得差点流出泪来,我看着怪兽,他笑了一下,「刚刚出去找你的时候,顺便去便利商店买的,快吃吧,那里有热水!」

「话可别说得太满,万一到时候折扣压不下来,丢脸的可不只是你跟我。」骆子贞一笑。

光芒不在,只有一个水灵小女娃翘着小嘴,歪头坐在桌上看他。

但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女孩却不是正妹学姐。

朱利安脚步蹒跚地走出房间,一下子瘫坐在地上。

司徒瑶号召在厕所的二班女孩们集体拍了几张自拍后,才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出女厕。

他们蛇鹤二族本就是天敌,眼前这位虽然是银环蛇族族长的次子桑,可惜天生残缺,智力不足。

一边是你的心跟随着」

皇甫龙渲向小晴使了眼色,小晴赶紧去请刘大夫。

「这十年,你,过得如何?」此刻我有千言万语不知道怎么说出口,而这句话是我选择先说出口的。

“好个朽木白哉!”

在学校遇见时,他总会像以往一样,胡乱的弄遭我的发型,然后带着笑颜离开。

“啊~啊~啊~啊~!”噗呲噗嗤,操的声音又清晰响起。

"你喔,刚开学的时候还躲躲闪闪的,现在神经一下子就变这么大条。"德拉科没好气地说。

如果换成以前,这通电话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交到崇仔手上。然而这是第二次,阿诚的电话被挡了下来………

「是───」

「请你搞清楚这是学校,还有,除了隼人外我有没有其他男人跟你没有任何关系。」语毕,雪娜搀扶起瘫在墙角的被害者后一一步向了保健室。

「嗯。」伊子寻笑弯了眼,「所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。」

听着这句话的罗曜眉毛轻抬,接着迅速地牵着她的手进了家门。

我已经先完成了哈哈哈。

「你好,我叫做陈玲云,你呢?」

当初不要离开你,压抑自己当好朋友就好了。

「圣人寅夜召臣前来,想是有重任相托。却不知如今为圣人侍疾之人,可是臣那迄今未有机会一见的外甥?」

「欸?啊...对耶...谢谢你啦文乃。」

就像黑夜隐藏在祈求光明的朦胧里,

宫明毓和侍女流霞好几次要往宫门外冲去一探究竟,却被周围的宫人死死拦住。

不想被他们的情绪牵连进去,自己问题自己解决,丢下一张纸片,金尼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可能觉得茶杯无法宣泄自己的怒气,房间里面的人再次向着那个险险避开自己攻击的人丢出茶桌,然后是椅子。可能是觉得还不够,房间里的人几乎是看到什么东西都把它抓起向着闯进来的人丢去。

起床,陪奶奶吃早餐,有班的话去上班,没班的话去教会弹吉他或钢琴,和小朋友们聊天与教唱歌,或是带着那群小痞子与小朋友一起演教会的晚会戏剧,生活很是悠闲。

在柜台里有两人,刚刚拿名片那位叫桂琝娜,在餐厅里除了老板就她最大;问问题的那位叫张钰琪,负责收银,也是专职收银,不需要去充当服务生,是半年前才加入这餐厅的。

他的目标,只有一个,最重要的一个,就算是兄弟,他也会杀掉的。

雷斯特冰冷又悲伤的眼神,纲吉一怔恍惚。

好冷好冷。我回想,记起那天意外的没人来访。

「我在公园门口等你很久耶,亚卡夏!」我怎么觉得我眼前气到脸变成猪公的纪安很可爱又很美丽动人,最重要的是还很温柔?

我默默坐到沙发上,等待着下文。

除了被赤司发现的第一天,太累一沾床就沉睡去。其他夜晚黑子躺在床上,都无法顺利入眠,以前睡眠品质良好的他,现在再细小的声响都会使他惊醒。半夜一次次被惊动,为了让自己能平静下来,黑子只好握着那条意外放在他包包里的毛巾入睡。

火焰如瘟疫般迅速地蔓延开来,把整个市场烧得火红。

那是一种无奈呢!

“你是问我,还是问这具肉体?”

「学长不知道。」

见我呆立在门前不动,胖子以为我反悔了,走到我身边问:「还是要回去?」

n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