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校门卫胡大爷最新章节

发布时间:2019-11-07 11:49:11

1、高校门卫胡大爷最新章节

《高校门卫胡大爷》小说讲述了:老胡是某所高校的门卫大爷,人已经快要步入晚年了,但是内心的躁动却和年轻人没啥区别,在看见美女老师苏菲的时候,他内心的躁动就更加的厉害了。

赵雅丽身子非常软,根本站不住,来到前台的时候,她也只能靠在老胡的身上,而且一直在往他怀里钻。

她把老胡当成了坏人,根本不想给他开房间,以为是他把人家小姑娘灌醉了又带过来的。

反正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就对了!老胡一看这前台服务员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感觉又气又恼。

看你也不像什么好人前台小姐懒散地嘀咕了一句,还是不想给办理住房手续。

那你怕她死了医院啊,来什么酒店啊!男人不就想着那点破事么,还能有什么好心眼!前台小姐也不示弱,和老胡正面刚了起来。

他的态度就好了很多,听说老胡要一个高级套房,赶紧给他办了入住手续,回头还把那个前台小姐训斥了一顿。

你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,就算是这个老头把小姑娘骗到这里来的,也和我们没关系,那也是人家自愿的!

他消费的可是千元房,你也阻拦,再有下次扣你的工资!经理戳了戳前台的脑门,转身离开了。

现在这社会,人们都是怎么了!好心还有错了!看最后后悔的是谁!前台小姐气呼呼地骂着,认定老胡就不是个好东西了。

老胡带着赵雅丽进了房间,把她安置到床上,自己出去给张建打了个电话。老弟,我有点事回不去了,你帮我去值夜班吧。

他看赵雅丽躺在床上很平静,以为是她睡着了,自己看了看伤口,不是很严重。

这可是千元的套房,老胡从来没有享受过,在屋子里翻了翻,发现还有医药箱,感觉这一千块钱不算白花。

折腾了这么久,老胡感觉有点口渴,就给自己烧了点热水喝,然后打开了客厅的电视,想着解解乏。

结果看了没几分钟,就听见卧室里面发出了异响。老胡赶紧走进去看,发现赵雅丽在脱自己的衣服,还在不停地叫吟。

老胡猜测她是药效又发作了,明明刚才在路上好了很多,以为药效过去了,没想到光头他们真是个畜生!竟然给这小姑娘吃这么强的药。

他开始有点后怕了,要是自己当时没有及时赶到,会发生什么糟糕的后果?怕是赵雅丽的命都难保了!

雅丽,你醒醒啊雅丽,我带你去洗澡。老胡拍了拍赵雅丽的小脸,但她没有任何回应,还在不停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,似乎听不到他的话。

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?老胡把被子给她盖在了身上,怕她着凉,还想借此压住她的药劲。

但没盖几秒钟,赵雅丽自己就把被子踢开了,而且又开始脱内衣,脱裤子,老胡拦也拦不住。

雅丽,你不能这样啊雅丽,你控制一下自己。老胡对着她大喊,其实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。

赵雅丽白花花的身材,他想了不是一天两天了,今天就摆在眼前,他反而不敢动什么了。

兴许是老胡说的话太多,赵雅丽终于听见去一点点了,她睁了睁眼,发现是老胡在自己面前,一下子就拉住了他的手。

大爷大爷你救救我,我好热啊我感觉我快被烧死了她断断续续地说着,有闭上了眼,意识再次模糊起来。

老胡想把她送去医院,但自己去送,肯定会被误会的,到时候对他们两个人的名声都不好。所以,老胡还是放弃了那个选择。

我好热啊赵雅丽闭着眼,开始在空中乱抓,摸到老胡的手时,感觉冰冰凉很舒服,她的小手边不受控制地开始在老胡身上摸索。

老胡本来就有了反应,被这么一撩拨,感觉自己小腹也藏着一团火,他隐忍地很是辛苦。

雅丽,你要是再乱摸,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哦!老胡象征性地警告了一下,但是赵雅丽怎么可能听的进去,依旧在摸他,而且直接往他身上爬。

呜呜赵雅丽埋在他胸口前,开始撕扯他的衣服,发出呜咽的声音,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,十分惹人怜爱。

不一会,赵雅丽就把老胡压在了床上,开始扯他的裤腰带,嘴里还不断地呢喃着,我要

然后,她竟然扯开了老胡的裤腰带,还把小爪子伸了进去。这种触碰让老胡全身的血液都跑了起来,小鹿在心里乱撞,都快冲出胸口了。

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!老胡一开始还能忍受,现在是真的忍不了了,直接一个翻身,将赵雅丽压在了身下。

他用一只手将其托住,老胡借走穴的名义,肆意蹂躏,只见不断的变换各种形状。

就这样,走了十分钟左右的穴,老胡情不自禁的说:对了,毒素这边也能出来,我给你吸吧。

苏菲就这样被老胡给摆布着,对于一个从未恋爱,手都没牵过的女人来说,很快就来了很强烈的反应。

她躺在床上身子开始扭摆起来,皮肤发烫,身子开始如同游蛇一般,扭动起来。

到最后老胡猛地一离开,她竟然还有点受不了,用手放在老胡的头上,往下按。

苏菲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,大腿猛地并拢在一起,老胡拿起手指,还厚着脸皮举起来给苏菲看,这就是毒液,看起来晶莹剔透,其实藏着很多毒素!

他知道差不多可以上手了,提醒苏菲:小菲啊,走穴已经差不多了,接下来就是通气了

苏菲此时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,浑身酸软无力,大爷,这通气到底怎么通啊?为什么还要脱我衣服呀?

老胡不要碧莲的说:嗯,一定要脱,这是最为关键的一步,能不能彻底将你的病给根除掉,就看这一步了,只要顺利,你的病就彻底痊愈,你也不用再担心了。

刚开始会有一点,不过慢慢就会好的。老胡露出一抹邪笑,只要通了气,你就不用去医院里做手术,胸口也就不会再留疤痕了。

苏菲被撩拨地心中燃烧起一股异样,没等老胡动手,自己慢慢的将裤子往下一拉

2、

「唿~唿~」我放下书包,拿出英文杂志,开始复习今天的单字,自从进彰女后每天早上背单字变成了我的习惯,因为每天上课都要考一大堆的单字和片语。

带着尤皇和队友们一同往KTV庆祝,用得来的奖金买了好几打的啤酒打算狂欢,可尤皇总是不让他接触到酒精,一直拿走他正到手的啤酒。

伊藤这样的安排让众人的脸上以及心灵都可以感受的到他们再说『阿密陀佛感谢世界各国伟大的神(其实这里指的是乐巧)没有把伊藤安排成为我们的教练,不然这样我许我已经升天了也说不定。』

紫乌顺着炩的手指看到一个人,念可诺,以愤恨的眼瞪视轩辕曦。他不懂,明明不是好同学吗?不自觉地往那走去,赫然发现,多了一名他没看过的精灵。不,是半精灵吧。

王舅舅只觉瞌睡到了就来了枕头,当即约了衆人明日来看货。胡吃海喝一通,提了两斤酒就往相好那里去了。

「小风,能帮我把小世界里的天狐族移过来灵兽界吗?」胡赫思考个严肃问题,上次大地震让小世界裂了一条缝,要瓦解是迟早的事,老是修复也不是办法,若能完全转移,狐子狐孙都还有立身之地。

「啊,是…是的」

我听了他们的对话爆笑出来,意外的发现站在我身旁的谷夜青也忍不住偷笑了起来。我看了他一眼,他也不约而同地看了我一眼,此刻,我感觉世界就在这一瞬间停止,或许没那么夸张,但是我能清楚感觉到在这一刻,我们心有灵犀,彷佛全世界只剩下我俩。

杨芷莹看着那些菜,不解的望向张泽玮。

「学长、学姊再见。」我微微的点头,向他们告别。

「哪会啊,他们是很着名的校对啊,连全校老师都知道了!」

李国正在几次的与她相处机会中,李国正发现她可爱与纯真,喜欢逗弄轻挑调戏中,都是高中生,都是未成年,虽然想尝一下禁果,但还是忍下来…

男生才把握着花雅的手松了些力,也不皱眉了。

男人募地脸皮微红,轻咳几声,装傻地回应〝嗯?你刚刚说什么?〞

这是安茉搬来他家的第一晚,他担心她认床。

当务之急是让一护能接受如今的自己。

对,有什么好不安的,迹部景吾,这回是你太过分……

「游宇恒,真的别……啊!」我发出极微小的声音想试图迫使游宇恒离开我,没想到他在我颈上烙下一吻,害我吓得大叫,然后不顾三七二十一的踹飞游宇恒。

他固执地摇摇头,背部透过衬衣体会到的强壮胸膛,与以前所拥抱过的少女完全不同,空气中漂浮着似有似无,不知是沐浴露还是古龙水的残香。气氛暧昧得让他几乎不知所措,低头查看自己为何脱了那么久衬衣时,他才意识到,自己把刚刚解开的扣子又一次扣上。或许他心中还潜藏着一丝的犹豫,所以身体才会这般地不听使唤。

「她就是初初。」崇维解释完,原本偏着头的傅姊姊恍然大悟,带着甜美的微笑朝我点头。

司马相如选择了大他四岁的卓文君,31岁的元微之热恋42岁的才女薛涛。

大哥的口吻有些怪异。南门望的心脏倏地静止了几秒,他再次强调:「不──咳、真的……巧合……」

还是你的脑袋真的是月球一颗,本来就没有大脑在里面

霍陈玖拿手机发讯息给秦邵,半上,秦邵来到后廊与霍陈玖会合。

她一个趔趄,随音乐结束的完美定点收势没做好,扑通蹲坐地上。

「老刘,你别刺激我了!挂了啊。」

她不开心,自然是去说了几句话。

「你好。」